MOFLIX影院

    1. MOFLIX影院-最新在线高清电影-免费连续剧全集

        logo

        MOFLIX影院,最新在线高清电影,免费连续剧全集

      MOFLIX影院

      MOFLIX影院 > 福利彩公益 >

      公益创业:用爱解决的痛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4-05-18

        4月16日,由KAB全国推广办公室、北京爸爸的选择科技有限公司和清华x-lab创业DNA基金共同举办的“2018年大学生公益创业行动新闻发布会暨公益创业大讲堂”在清华大学举行。

        公益创业是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兴起的一种全新创业理念与创业模式。在实施追求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并重的创业活动时,兼顾社会性和企业性,将实现社会价值和企业化运营结合在一起,在儿童保育、残障人士就业、社区发展等领域积极开展社会创新。

        说到公益,很多人都会自然联想到福布斯排行榜上,承诺将大部分财富捐献给慈善事业的富豪,比如沃伦•巴菲特、马克•扎克伯格等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似乎只有有钱人才有能力执公益之手,造福人类。其实并不然,有这么一批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公益心的年轻人,他们的目标客户群是需要帮助的,创业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要用商业的手段解决相应的社会问题。

        中国青年报社、KAB全国推广办公室发布的《中国青年公益创业报告2016》显示,近六成公益创业者可“自己造血”,但公益创业仍然面临着社会公众认知不准确、政府支持力度小、融资困难等问题。

        《中国青年公益创业报告2016》中关于“青年进行公益创业的动机”的调查数据显示,72.97%的青年创业者的动机为“回报社会”,青年创业者社会责任心增强,通过创业实现自我价值,并创造就业机会,缓解社会压力。当今世界存在大量社会问题,公益创业以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有效弥补政府、社会和市场的不足。

        “我做公益创业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希望更多的人关注城市叛逆少年,关爱和帮助农村留守儿童。”福建大学生胡廷枫的公益创业项目“乡行唤心”是把城市叛逆少年带到农村与留守儿童一起生活,来改变叛逆少年,同时帮助留守儿童,“乡行唤心”被称为福建版“变形记”。

        “小笼包”创始人兼执行长肖亮用小笼包来形容不爱说话内向腼腆的人,说他面子很薄,就像小笼包一样,皮很薄,但是一口咬下却汁水四溢,让人唇齿留香,好似聋人的内心,充满热情,对生活充满向往。“小笼包”聋人协力事务所目前主营两项业务:设计事务所是盈利的主要来源,puki1+1则是纯公益性质,通过一位在校健听学生与一位在校听障学生结成对子,对健听学生进行短期手语培训,使其能够辅助听障学生顺利进入由企业提供的专业实训环境,帮助听障学生适应企业工作环境,最大程度弥补听障学生在就业过程中遇到的沟通问题。

        创业者曹军本身就是一位盲人,“我解决自己的需求就是解决盲人群体的需求,改变自己的生活就是改变盲人群体的生活状态”。曹军希望盲人也可以跟上时代的步伐,用智能手机上网聊天,甚至是玩游戏。 2008年,曹军关停或转让了自己经营的按摩店,卖掉了房子,集资80万元创办了北京保益互动软件公司。

        同样,通过创业来传递爱心的还有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2级学生王娜娜和黄爽。王娜娜的朋友张权是失语者,由于王娜娜不会手语,二人即便见面也只能求助微信沟通。“有时我觉得我说话是在‘伤害’他们,一聊得开心就在想是不是忽略他们了,甚至有些自责。”正是这种“自责”,让王娜娜对失语者越发关注。二人联手研究手语翻译的可行性,研发了针对失语者的产品“手音”。这两个分别出生于1994年、1995年的女生在接受采访时笑着说:“或许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走向社会,没有买房的苦恼和社会的压力,只是觉得我们所拥有的技术能够对社会有价值,能够真正帮助一些人,我们又有时间,那就做吧!”

        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很多,公益创业是个好途径,但是,公益创业项目能够持续进行下去,光有爱心和想法是不够的,缺钱、缺社会认同是很多公益创业者要面临的实际问题。

        以服务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为目的,带领团队运营了沼气蓬勃、绿色鱼塘、芦苇花开等多个社会创新项目的大学生麻腾威就深有感触,“每次到企业去,总是碰一鼻子灰”,收到的回复大多是说,“你们的这个项目很好,但是不在我们公司的投资范围”,“你们的项目很好,但是太超前了”。

        将商业模式、矩阵管理、产业链、附加值等新鲜词汇带入济南南部山区的核桃种植农户家中的山东大学“核桃小舟”团队,刚开始运作的时候,种植经验丰富的农户并不相信他们,成员们到村子里挨家挨户介绍项目发展新途径,结果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陌生学生的帮助。

        “晨夕相约”公益创业项目是匹配空巢老人和租房的年轻人,根据老人们的意愿,在不产生房屋租金或者只产生少量租金的情况下,达到空巢老人有人陪伴、年轻人有房居住的目的。如何获得空巢老人的信息并取得他们的信任?多年的志愿服务经历让团队负责人郑杰最终放弃了直接联系老人、推送信息的想法,“大部分空巢老人、特别是失独老人心理比较压抑,很容易产生一些误会。你怎么照顾老人,会不会偷老人的东西,这都是很大的问题。所以对于空巢老人,我们通常是等着他们联系我们。”

        北京保益互动软件公司办起来后,曹军才发现,“哪儿都要钱,每个月需要承担工程师、盲人测试员的工资,还要交房租”,当时,公司正在研发盲人版QQ,“如果研发不出来,我顶多能再坚持两个月”,公司随时都面临着倒闭的风险。

        专门为4~16岁少年儿童打造具备参观、体验、实践、培训功能的科普场所的公益创业项目“韩博士机器人创客中心”,在初期最困难的时候,黄木水的90后4人创业团队摆过地摊、卖过教具,连续几个月接不到一份活,生活费所剩无几。

        “做公益需要很大的成本,队伍要是没有自我造血的功能,只依靠短期‘被动’使用政府和企业资助,没有办法做一个长期发展的公益组织。”这是“创艺家”公益团队负责人潘伊人的深刻感悟。“创艺家”致力于关注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他们以一块块橡皮章作为公益的载体,进行线上线下销售,多重销售渠道聚拢资金。

        “我的目标就是公司能活着,别倒了。”说到公司未来的发展,曹军的目标很实际,“我们的软件有公益版和商业版,公益版不花钱,用户感觉好用再买商业版。但很多盲人还是买不起,现在公司的盈利和支出大体持平,盈利大部分是靠政府采购和机构捐助。”

        如何寻找到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合作方,是“小笼包”最迫切的任务。“小笼包”做了一些发展策略上的变化:比如在品牌事业部的设计业务方面,从以前任何设计订单都接受,慢慢转向以企业CSR报告设计为主。品牌事业占到了“小笼包”业务规模和收益的80%,是为“小笼包”造血的主要部分。

        新乡市榴心社工服务中心为环卫工人免费送早餐的项目运作4年来,活动累计发放出价值60多万元的12万余份早餐。这个过程中他们没有接受一分钱的捐助,而是通过暖橙班车售卖煎饼,获得的盈利部分反哺到免费早餐项目当中,同时将餐车交给大学生或有意经营的人来经营。

        《中国青年公益创业报告2016》显示,公益创业组织可“自己造血”的比例接近60%,表明很多公益创业组织具有较好的市场化运作模式,收入来源具有商业性,能够为自己组织发展提供相对稳定的资金。

        创业教育专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邓汉慧说:公益创业者也被誉为社会疾病的治愈者,或者是说英雄。它主要是用商业手段点燃人们内心的善良和爱心、同情心,承担社会责任。这种新的商业文明,体现出了爱心、公平、效率以及专业和价值创造,基于爱的价值创造是最高境界的创业行为,也是我们看到的从公众的利益出发,从社会问题出发让我们所有的商业行为以及我们的创业行为立足于爱之心,而不是以当下一己私利而短视。伟大的创业者追求的商业境界一定是源于爱。